欢迎来到比分直播比分帝-亚洲杯足球直播

乘风破浪,好相见 | 青听我讲

原标题:乘风破浪,好相见 | 青听我讲

本文共 3201字,阅读约需 10分钟。

2020年前半篇的时间进度条似乎是以团体节目为单位滚动的。《青春有你2》《创造营2020》两档现象级成团选秀节目的连番上映,再一次将“女团”刷成了全民热词。以全民参与成团制作的逻辑构筑,打造了一座绮丽的少女梦工厂。女孩们的一颦一笑还历历在目,另一档同类型节目——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(以下简称为《姐姐》)却已横空出世。

即使是偏逢微博热搜被暂停的冷却期,依然无法掩饰其炙热的讨论度。姐姐来了,吹响了女星们反抗标签束缚的号角。正如节目组在伊始投放的文案:“三十岁以后,人生的见证者越来越少,但还可以自我见证。三十岁以后,所有的可能性不断退却,但还可以越过时间、越过自己。”这澎湃的赞美诗里,交织着对年岁限制的不屑与对无限可能的憧憬。 当行动被梦想之名赋能,一切阻障,即使未知,亦不足为惧。

而这场前所未有的尝试,其剧情走向也是云谲波诡。伊能静在被要求整理膝盖处的衣物时,直言:“你们来配合我,不要我配合你们。”宁静被要求进行自我介绍时,傲娇地喃喃道: “我还要自我介绍,几十年白干了,都不认识我。”

张雨绮的霸气回应。

展开全文

姐姐们的麻辣发言,和小心翼翼的训练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。观众吃瓜大呼过瘾之时,我们却更应在那些漫不经心中,窥见姐姐们的生命力。

三十而骊, 还是三十而栗?

看似酷炫的节目名称,实际上,已经暗示了姐姐们的尴尬境遇。她们是乘风破浪的——之所以乘风破浪,是因为前路遍布荆棘。

女演员海清在去年一次电影盛典的发言中直吁中年女演员的困境,感叹皱纹增多,但戏路和角色空间却日益逼仄。还有无数个“海清们”,只能在日新月异的“小花”中默然失语。无论是追剧主体同为女性,导致受众需要在虚构中寻求共情和宣泄的缘故;还是社会凝视对女性身份的局限, 中年女星似乎总是在荧屏上重复着婆媳纠葛、职场求生的戏码。

娱乐圈对于女星的苛刻,只不过是社会的一个缩影—— 女性作为被观赏的存在。节目中频频强调的“30 ”,是最具杀伤力的,高悬在中年女性头上的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婚恋,生育,婆媳,晋升,衰老……都是无法逃脱的必做题。或许是婚恋市场上的惴惴不安,害怕自己真的成了“过季甩卖”的黄花菜。又或是生涯规划中任何挑战性的决策,都会被家人以“稳定”之名所规劝……一种默认的性别规范演变成行为指令,贬义的性别气质与私领域的社会分工,让“中年女性”似乎成为了一个容易被污名化的群体。

钟丽缇自信回应年龄质疑。

三十,好像过了这个坎,女性就和蓬勃的生命朝气,和开拓探索的权利,彻底绝缘。

可它毕竟只是个数字啊。

于是,反弹琵琶,以突破年龄为爆点的《姐姐》就这样应运而生。

它的出现,犹如一剂强心剂——表面是“30 ”女星选秀,其真实内核则是对现实的反叛,是姐姐们身体力行所写出的一张公告——年龄和旧业实在不该是停滞人生步伐的借口。

我们可以看见五十岁的钟丽缇大胆穿上裸色彩钻连身裤,在舞台上火力全开。我们也可以看到演员张雨绮自信唱跳,真诚地呐喊出自己想要成为C位(Center,中心位)的决心。流逝的时光,绝非束缚,反而是让姐姐有底气与现实叫板的“加分项”。在节目播放中,一条弹幕完美诠释了《姐姐》的“疗效”——我好像没有那么害怕变老了。女性不必抱着,进入某个年龄段就需要自动切换生活模式的心态,将年龄奉为处事的法则——到了三十岁,就得收敛;到了四十岁,就得隐忍。

当然,随着阅历和智识的增加,中年与青年确实是不同的生活状态。真正要明白的,是我们不要把对状态的描述权交出去。谁说女孩才可以可爱,女人也可以。 我们只是在不同的阶段,演绎着人生共同的精彩啊。

密不透风的塑身衣

总之,无论是展现独立而奋斗的魅力人格,还是弥补“30 ”女性媒介形象空白。《姐姐》就这样来了,和它一起来的,还有被戏称为“小明历险记”男主角的黄晓明。

黄晓明“小心翼翼”。

“我就是来伺候你们的。”面对多数为资深大腕的参赛成员,黄晓明的言行举止可称得上求生欲满满。不仅在微博上连发三十条微博为姐姐们加油,甚至顺序都严格地按照姓氏的字母排序,实在称得上“端水达人”的雅号。但这样谦卑的姿态除了引人发笑,亦可抿出其中的深层次语境—— 默认姐姐们是“不好惹”的,是随时可能存在戏剧性冲突的。

事实上,在还未开播前,便有网友们恶搞道:“应该叫做兴风作浪的姐姐。”高关注度的另一原因潜匿于此——人们乐见女性之间的矛盾和对立。人们直截了当地为姐姐们的交往铺上了一层“宫斗”滤镜,好像女性关系间俯首即是地雷。比起卖力的唱跳,似乎尔虞我诈,谈笑间“灰飞烟灭”的修罗场,更能吸引我们的眼球。

这样的脸谱化和妖魔化,以故事线为载体, 用剪辑对女性肖像涂脂抹粉,《姐姐》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。事实上,每一个女性为主体的节目都难免陷入这样的囹圄。无论是《花儿与少年2》的混乱场面,还是《青春有你2》中的“冰清玉洁”……高关注度的金箔上,闪烁着资本獠牙,饱蘸恶意的青光。

南辕北辙的初心

但姐姐所要面临的刻板印象,绝非仅此而已。评审杜华,或许是另一座阻碍他们的高山。

在第一期节目中,姐姐们大显神威,大展身手。从VCR中也可以窥见,许多姐姐都是“来真的”,为此次表演准备良久——健身,排舞,但其打分制度的话语权不均,却给不少姐姐的满腔热血浇了一盆冰水。

评审之一的杜华明确指出了她心目中的女团标准——整齐划一、颜值要高、 个人特色不能太突出——否则会破坏团体的一致。满分一百,而杜华则独揽其中一半的裁量权,这实在遑论公平。本来一档反弹琵琶,讴歌姐姐们勇往直前,突破既有身份掣肘的节目,却活生生成为了受杜华操纵的抱残守缺的偶像流水线。

于是我们可以发现,那些有着独特魅力的姐姐,如“开口跪”展现强劲高音的丁当,富有民族性谐趣的阿朵都难逃低分的结局。其中对丁当的评价更是饱受指摘,事后丁当也毫不畏惧地在微博上“开炮”,公开质疑杜华的判断标准是否公正。

杜华点评丁当的表演。

为杜华辩护的人或许会说,她是为了整体着想,那些个性鲜明的姐姐更适合solo(单人运营)的模式,放在女团里会格格不入。乍一看其逻辑是无懈可击的,可是当我们回顾前文,就会发现它实在是与《姐姐》的本意背道而驰。

关键的冲突点在于,杜华想塑造的是一个标准的市场模板女团,于是便用那些既存的标准,去丈量,去要求姐姐们。那么其结果自然不言而喻,那些更偏向年轻靓丽的姐姐们,得到了更好更高的评价。这样的 挂羊头卖狗肉,实在是令人感到愤懑。一边用煽情的文案,大谈特谈着无限可能性;另一边又照旧戴着有色眼镜去量化异彩纷呈的姐姐们的潜力。试问,在这样的运作逻辑下,真的能够如愿以偿地彰显节目组的初衷吗?真的能够激起女性对自身价值的觉醒吗?真的能够消弭女性对年龄、符号的恐慌吗?

杜华代表的是市场。旧有评价体系的因沿,暗示着市场资本的顽固偏见。 可既然已经选择撼动固有认知的征途,又何必向市场缴械投降?

流动的美丽

冰冷的世俗眼光,扁平的刻板印象,本就是长久积累之果,又哪里是一篇千字的文章就能够立竿见影解决的事?

所幸的是,这些年来,我们的自我意识、权利意识和平等意识得到了相当程度地提升,人们的思考模式也自然地逐渐转变。无数节目打出“不定义”“X”“打破传统”的口号,意在悦纳,允许更多元化的个体参与进主流视野中。“王菊们”“刘雨昕们”“姐姐们”,都是在这样的前潮后浪中熠熠生辉的个体叙事。

但我们激情澎湃地对旧有框架口诛笔伐之时,却只是单纯地阐述了愤怒,只是意识到了社会与市场的偏见,只是立场鲜明地同旧标准、旧设想下了决绝书。撇去了精致却亏虚的奶油泡沫后,我们得到的是什么?当一切被同一张口评述,那些在舞台上燃烧激情 的姐姐,又得到了什么?

对未来畅想之后,收束视线到现实中来。其实,我们并非决意将一切主流、共识碾碎并丢进历史的坟茔里,造成一个纷繁芜杂的无序格局。事实上,尊重差异和主流共识并不冲突。前者之意涵,实际上是对个体选择的呵护。女生或者女人,可以是又白又瘦的,可以是水汪汪的大眼睛,这是一种美。可当我们瞥见那些不一样的花朵时,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,不要把中伤和挞伐作为条件反射。 我们自己可以觉得不美,但应当允许别人觉得她们美。任何无公害的美丽,都值得被允许,被默许它自由地绽放。

阿朵直言。

姐姐们在舞台上乘风破浪的身姿,或许就是对非议最有力的回击。所以有伊能静,证明自己不只是一个做饭理事的家庭“女仆”;所以才会有那么多“宝藏姐姐”被我们发现她们的闪光点。相夫教子,选择家庭,是一种选择;驰骋职场,励于工作,同样也是一种选择。没有孰劣孰优,我们呼唤的,只是尊重,只是一双能够正视,平视她们的眼睛, 只是一种对个体的最大程度的认可——不管什么年龄,都可以选择不一样的人生。

三十而骊

乘风远航

本报记者编辑/寇涵傲

文/张之鑫

图/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节目截图

责校/王沛容 张雨娴

posted @ 20-06-26 04:57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比分直播比分帝-亚洲杯足球直播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